•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背着书包上学堂

    发布时间:2020-06-17 00:01:59   

    世上最让人陶醉的不是美酒,因为美女比美酒更让人陶醉;世上最让人陶醉的不是美女,因为下面的故事要比美女更让人陶醉。无需纠缠对错,只需随性品味。因为这只是一个故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有人,就一定会江湖。所以,古代有江湖,现在也有江湖。江湖不仅存在于乡村,也存在于都市。每一栋高楼大厦后面都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江湖。

    随着时间的流逝,时代的发展,少林、武当、峨眉、崆峒这些古老的门派虽然依旧存在,但却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威望,早已不是江湖的中心了。在当今的江湖中,真正能够傲视群雄,领衔豪杰的只有居住于绿水山庄的南宫世家和生活在红树林里面的慕容世家。不管南宫世家还是慕容世家,两家之所以能够称雄江湖,无外乎是因为拥有富有的资产和强大的势力。

    一个强盛的家族要延续下去,除了保持固有的资产和势力之外,还有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今天,绿水山庄要比往常热闹一些,因为这里即将迎来一个重要的人——萧天鸣。

    萧天鸣姓萧,但身上也流着南宫家的血。因为他的母亲南宫玉曾是南宫家的大小姐,南宫家的现任家主南宫烈的小女儿。

    南宫烈,南宫家的现任家主,今年已经六十六了。人活七十古来稀!虽然他身边的人畏惧他的权势,没人敢说他已经老了,但南宫烈每次照完镜子,看见满头的银发之后,不得不承认他的年龄已经很大了。虽然因为常年练武的原因让他比同龄人看起来更加有神,但南宫烈知道他已不是三十年前那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了。当一个聪明人觉得自己已经力不从心的时候,就会开始考虑他的继承人了。所以,萧天鸣今天才会来这里,做绿水山庄的继承人。

    南宫烈一生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大儿子叫南宫川,小女儿叫南宫玉。南宫玉在二十年前与当时的杀手之王私奔,之后从未回过绿水山庄。南宫川被南宫烈培养成接班人,有朝一日正式接受绿水山庄。只可惜,在几个月nr前的一场车祸中,南宫川连人带车滚下了山崖,死在了山崖之下。南宫川无子,只有一个养女南宫嫣。南宫嫣虽然貌美如花、聪明伶俐,恰似书中的赵敏,将家族的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但无奈不是南宫川亲生。

    为了保证家族血统的纯正,南宫烈接受了管家阿福的建议,将南宫玉的儿子萧天鸣接了过来,作为新的继承人,希望他能够顺利接班,把绿水山庄发扬光大。

    “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现在是不是另一种局面?”经历了中年丧妻和老来丧子的南宫烈的心一下子老了许多。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惊醒了陷入思绪的南宫烈。

    “老爷,小少爷来了!”一个家丁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向南宫烈禀报道。

    家丁口中的小少爷指的是萧天鸣。南宫烈听到家丁的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吩咐家丁让萧天鸣进来。

    不一会儿,一个俊俏的少年在家丁的引领下出现在了南宫烈的视线中。他就是萧天鸣。

    “像,太像了!尤其是他的眉宇,简直就是从玉儿的身上搬过去的。”南宫烈看见萧天鸣仿佛看见了南宫玉一般,二十多年古井无波的心境竟然泛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南宫烈的身子忽然出现在了萧天鸣的面前,仔细地打量着自己这个二十年来首次见面的外孙,脸上不知不觉地露出了少有的慈祥,微微笑道:“你就是天鸣吧?”

    “嗯!”萧天鸣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弄得南宫烈一脸的尴尬。

    “看来,他从玉儿那里遗传的不仅是外貌,还有玉儿那倔强的脾气。”南宫烈的心里泛起一丝苦笑,满不在乎地对萧天鸣说道:“你和你母亲简直太像了。”

    “是吗?”萧天鸣不温不火地反问道。

    “是的!除了外貌之外,你和你母亲一样也有着倔强的脾气。”南宫烈一本正经地说道。

    “是吗?”萧天鸣看了南宫烈一眼,淡淡地说道,“或许,我妈的脾气和您的一样。”

    听到萧天鸣的话,南宫烈霎时愣住了。一两秒之后,南宫烈才哈哈大笑道:“不错!你母亲的脾气是从我那里遗传过去的。你母亲过得还好吧?”

    “您觉得呢?”萧天鸣冷冷地说道,“她过得好与坏好像和您没有一丝关系吧?”

    萧天鸣的话一出,着实把他身旁的两个家丁吓了一跳。要知道,在整个绿水山庄,没有人敢这样对南宫烈说话。哪怕是死了的大公子——南宫川也不敢。

    南宫烈从一丝短暂的发愣中缓过神来,收起;脸上的笑容,冷冷地注视萧天鸣说道:“你知道你在用什么语气在跟我说话吗?不要忘了,这里是绿水山庄,不是你们家!”

    “我知道!我从进门到现在从来没有忘记这里是绿水山庄。”萧天鸣淡淡地说道,“因为这里不配与我们那里相提并论!”

    惊魂未定的家丁听见萧天鸣的话,已经无法再用人的眼光去看待这个绿水山庄新的继承人了。他们坚信:如果萧天鸣不是南宫烈惟一的外孙,那萧天鸣现在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很好,很好!”南宫烈说完这两个“很好”的时候,身子突然动了起来,一记重拳向站在前面的萧天鸣呼啸过去。萧天鸣的反应也不慢,见南宫烈攻来,急忙迈开步子,一边用手护住心口,挡住自己身上的命脉,一边朝旁边的空地躲避。

    南宫烈一招得势便不饶人,快速地变化掌法向躲避的萧天鸣攻去,丝毫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虽然南宫烈年近古稀,但武功却是日益精进。哪怕只用了三四成功力,也把萧天鸣逼得手忙脚乱。虽然没有立即取胜的势头,但却是招招占尽便宜,只等将萧天鸣逼近绝路。

    萧天鸣虽然知道南宫烈不会就此要了自己的命,只是在考验自己的武功,但为了不让南宫烈小瞧自己,萧天鸣的每一招都是在拼命。所以萧天鸣地处下风,却没有露出败象。

    实力的差距和实战经验的欠缺注定了萧天鸣的失败。南宫烈一记漂亮的云手化解了萧天鸣最后能够做的抵抗,一掌将萧天鸣击倒在了地上。

    “很好,很好!”同样的四个字又从南宫烈的口中说出,但意思却截然相反,“不愧是天堂的儿子!如此年轻,功力就这般了得。能在我五成功力的重压下坚持三十招,武功方面足以傲视各路青年才俊,成为我南宫烈的继承人,担负起绿水山庄的重任。”

    听见南宫烈的夸奖,从地上站起来的萧天鸣脸上并没有露出预想的得意,表情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喊破喉咙!这才是萧天鸣的风格。

    经过一番特殊的“测试”之后,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之中过去了。这个时候,去接萧天鸣而没有接到的大管家孙福已经回来了。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南宫烈和萧天鸣的测试场面,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和现场遗留的痕迹,孙福很容易便猜到了刚才这里进行了一场测试。

    “老爷,小少爷!”尽管孙福在绿水山庄的威望很高,但他却知道他只是一个属下,萧天鸣则是他的主人。即使不是正式的见面,孙福的脸上依然写满了该有的恭敬。

    “孙爷爷!”南宫玉称呼孙福为“阿福叔”,萧天鸣自然只有称呼阿福“孙爷爷”了。

    “属下不敢当!”孙福本分地推辞道。主人不把自己当外人,那是主人的信任,但绝不是自己不知分寸的借口,更不是拿来纵容自己倚老卖老的理由。

    “阿福,论辈分,你没有什么不敢当!以后,天鸣在许多问题上还有赖于你们这些老人的支持和帮助。”南宫烈适时开口对孙福说道。

    “老爷,你放心!属下一定竭尽所能辅佐小少爷!”孙福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南宫烈听到孙福的保证,满意地点了点头。孙福在山庄呆得不是一两年了,威望在众人之间自然是无可企及。如果萧天鸣能够得到他的支持,坐稳继承人的位子也就没有困难了。

    “老爷,小少爷,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家丁跑来向南宫烈禀报道。

    “走吧!我们去吃饭,顺便谈一谈我们以后的计划。”南宫烈站起身,当先一个走出了客厅。萧天鸣和孙福也随着南宫烈走了出去,朝饭厅走去。

    饭厅不大,但装饰得却很典雅,特别是那张极具中国古典特色的木桌。

    “不要嫌这张桌子陈旧。这张桌子可是你母亲,你过世的外婆和舅舅用过的。”南宫烈对萧天鸣解释道。通过刚才的那场测试,至少在武功方面,南宫烈还是对这个外孙感到满意。

    “上菜吧!阿福,这次你也坐下和我们一起吃!”南宫烈看了孙福一眼,淡淡地说道。

    “不,老爷!属下怎么可以和老爷以及小少爷一起吃饭!”孙福急忙推辞道。

    “没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我说了可以,你就可以!等会儿,一边吃饭,我一边交代你一些事情。”南宫烈的语气不容反对,孙福只得“勉为其难”地坐了下来。

    菜不多,但却十分有特色。从外表看上去,色泽很好,味道应该不会太差。

    “动筷子吧!”南宫烈动了第一筷,孙福和萧天鸣这才开始拿起筷子。

    “阿福,明天你去一趟‘天一阁’!”南宫烈一边夹菜,一边对孙福吩咐道。

    “好的,老爷!你有什么要我转告给孙小姐的吗?”孙福向南宫烈询问道。

    “你不用去见她,我派你去,不是去为嫣儿的事情。”南宫烈淡淡地说道。

    “不是去见孙小姐,那是去……”孙福疑惑地问道。

    “去帮天鸣报名!”南宫烈对孙福说道。

    南宫烈的话一出口,惊讶的不只是孙福,坐在一旁的萧天鸣更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地望着南宫烈,希望能从他的嘴里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天一阁’是一座学校。你去那里自然是去读书。难道你现在不是读书的年龄吗?”南宫烈淡淡地说道。

    “可是……我来这里不是来读书的。”萧天鸣想了一会儿,辩解道。

    “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你能扛得起整个南宫世家,保得住绿水山庄吗?”南宫烈轻蔑地说道。

    虽然南宫烈的话说得很不耐听,但萧天鸣却没有反驳的理由。

    “这也是你父母的意思。”南宫烈最后的一句话直接把萧天鸣K.O了。

    “上学?”萧天鸣苦笑一声,揭开被子朝床下走去。

    虽然萧天鸣算不上一个好学生,但毕竟今天是上学的第一天,萧天鸣也不想迟到。

    天一阁!虽然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藏经阁这一类——在武侠世界里面被众多武功高手所向往、藏着绝世武功的神秘地方,但这个“天一阁”只是一座普通而不普通的学校。

    普通而不普通?不用怀疑自己的眼睛,也不要以为这是一个BUG。这确实是一所普通的学校,和其他大学相比,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逃课、挂科、过级这些一个都没有少。而在普通之中,天一阁也有着她不普通的一面,那就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天一阁的学生收得不少,但却只收两类学生:一类是有着牛逼家世的学生,一类则是未来可能会成为牛人的学生。作为南宫世家绿水山庄的继承人,萧天鸣童鞋自然属于第一类。

    萧天鸣吃过厨房准备好的早饭之后,直接拒绝了孙福让司机开车送自己去学校的好意,而是选择了……坐公交!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就是保持萧天鸣一贯低调的作风。

    萧天鸣背上一个运动包,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朝阳,哥也要读大学了!

    公交站离绿水山庄很远,或许说绿水山庄外面没有公交站。萧天鸣在持续跑了几百米之后,才在街角找到了一个公交站。在茫茫的公交大军中,萧天鸣利用敏捷的身手通过无数次夹缝之后才有幸地挤了上去。刷卡?没卡!萧天鸣摸出两元钱扔了进去,然后在司机大叔高喊“往后走”之前,自觉地站在了车子的后面。不是因为萧天鸣觉悟高,而是因为……

    美女!萧天鸣看着邻近的这个女孩子,得出了一个比“1+1=2”还要确定的结论——素颜美女!不施脂粉的圆脸上透着清秀的纯真,扎起来的秀发很长。如果放下的话,萧天鸣敢打赌绝对可以到她的肋骨。身材不高,穿着帆布鞋的美女比身高168的萧天鸣矮了半个头,但身材却很好。至少,萧天鸣敏锐的眼睛没有在她的身上发现一丝多余的肉肉。白色的体恤,天蓝色的牛仔裤,打扮显得很朴素很淡雅。美女的旁边放着一个半个人高的帆布包。萧天鸣料想里面放着的应该是她的行李,她应该也和自己一样是一名去报名的大学生。唯一的疑问就是她将要去哪所大学。毕竟,“天一阁”所在的城市并不仅仅只有“天一阁”一所大学。

    疑问总是夹杂着好奇!与其说八卦滋生于好奇,不如说疑问孕育了八卦。因而,八卦并不是女性的专利。不可否认,萧天鸣的心中此时也泛起了八卦。

    “八卦后面可能是无尽的麻烦。”萧天鸣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书上的一句话。麻烦在萧天鸣看来,绝不是一个好东西。所以为了不惹麻烦,萧天鸣将心里的好奇扼杀在了摇篮之中。看美女是萧天鸣的嗜好,但主动与美女搭讪却不是萧天鸣的风格。不是萧天鸣腼腆正太、装正经,只是没那种感觉。有时候,泡妞也需要一种感觉。

    “同学,你好!”一个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如果自己没有产生错觉的话,那这个声音应该是……美女主动搭讪,萧天鸣碰上这样天大的好事,非但没有一丝兴奋,反而警惕起来。天上不会掉馅饼,天上更不会掉林妹妹。

    “我很帅?好吧!我承认这是一个事实,但好像离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高度还是很有差距;我有钱?我也认同,但我现在低调得应该不至于被看出来吧?一见钟情?NO!生活可不是彩排,镜头不要太狗血。”萧天鸣在做了一番严峻的思想斗争之后才把头转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一张面带微笑的美丽面孔顿时扑面而来。在确定这个绝对真实之后,萧天鸣用手搓了搓鼻子,开口问道:“美女,你是在叫我?”

    美女很自然地笑了笑,对萧天鸣说道:“难道在这个车上除了你之外,还有人背着书包?”

    萧天鸣快速地朝周围扫视了一眼,自己果然是独一无二的国宝啊!但自己这个包好像不是书包,而是外形和书包没有差异的……运动包吧?

    “你好,我叫东方怡!”美女主动而大方地做起了自我介绍。

    “萧天鸣!”萧天鸣见美女主动将滑溜溜的小手伸了过来,毫不矫情地握在了一起。

    东方怡的小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细滑,但也跟粗糙套不上近乎。萧天鸣猜想东方怡应该是一个经常干活,但却知道保养双手的女孩子。

    东方怡抽回了自己的右手。或许是因为握得太久的缘故,脸上不禁出现了一丝红晕。

    “萧同学,你是哪所学校的?我是‘天一阁’的大一新生,现在就是要去‘天一阁’报名。”东方怡向萧天鸣问道,眉目之间透着一股自豪的神色。

    “东方同学,我想我们即将成为校友!”萧天鸣对东方怡笑道。

    “是吗?那我们真是太有缘了。我们正好可以一路。”东方怡高兴地笑道。

    “嗯?按照剧情,这些好像应该是我的台词吧?”萧天鸣的嘴角泛起一丝无奈的浅笑。

    经过两次转车,萧天鸣和东方怡终于到达了“天一阁”设在车站的接待处。校方会在每隔一段时间派一辆公共汽车来接待处接新生去学校报名。不过,萧天鸣和东方怡来的很不是时候。S形的长队已经排了五六十米。就算现在来车,萧天鸣和东方怡好像也没有机会。

    “我们来的好像很不是时候。估计现在来辆车,我们也上不了。”萧天鸣对东方怡笑道。

    “那我们就等等吧!先把行李放下来吧,挺重的!”东方怡歉意地看着帮自己拿行李的萧天鸣说道。

    “没关系!我先把行李拿过去放好,你去帮我排队,我不喜欢排队。”萧天鸣也不管东方怡同意不同意,拿着行李就朝前面走去。虽然东方怡的行李不轻,但对于自幼习武的萧天鸣来说却是不重。只不过,在大热天拿上一大堆东西让萧天鸣感到十分的不爽。

    东方怡看着萧天鸣的背影,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默默地朝队伍走去。

    排队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尤其对于这些刚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来说。若不是旁边有学生会的人在维持秩序,恐怕S形的队伍早已经被“五马分尸”了。

    “快看,美女啊!”一个兴奋的声音打破了沉寂,顿时让死气沉沉的气氛活跃了起来。

    美女永远是打发寂寞的良方!只见刚才还要死不活的雄性牲口们纷纷像注射了兴奋剂一样,不约而同地将饥渴的目光投向了队伍中间的东方怡,恨不得把东方怡拉过来排在自己的身后,然后进行一番深刻交流。一个哥们更是大胆地迈出了第一步,走过去找东方怡要电话。

    “对不起,同学!我没有手机!”东方怡象征性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荷包,笑着说道。

    尽管心有不甘,但别人没有,你总不能强人所难吧?这位哥们只好失望地走了回去。

    “车来了,车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刚才还在注意美女的牲口们纷纷都将目光投向了站口。一辆可以容纳三四十人的大巴开了过来。一双双绝望的眼神再一次绽放出了精光。

    “不要挤,不要挤,一个一个按着顺序地上!”学生会的站在车门前面指挥道。

    连坐带站算一起,大巴一下子拉了四十八个,刚才冗长的队伍现在一下子消失了。车站除了四个学生会的人之外,就只剩下八个人了。不过,不幸的是我们的萧天鸣童鞋和东方怡童鞋就在这八个人当中。谁让他们来得比别人晚呢?

    “你们稍等一会儿,下一辆车子马上就过来!”作为学生会的人,自然不忘安慰一下没有坐上车被遗留下来,还要继续在太阳下面等待的他们受伤的心灵。

    等吧!反正美女也和我们一起等!一想到美女还在这里,刚刚受伤的心灵顿时好了。

    “什么?你不会跟我开玩笑吧?好吧,好吧!”看起来在学生会像当头的人拿着手机,脸色不怎么好看地走过来,说道:“各位同学,实在不好意思!学校那边刚才打来电话,说车子坏了,派不出车子了。”

    “什么……”刚才还跟东方怡聊得欢喜的几个牲口听见这个消息,全都傻眼了。

    “你们不会让我们自己凭借两条腿走去学校吧?”一个牲口问了其他牲口想问但还没来得及问的问题。

    “当然不会!我们学生会有一辆车,但是只能坐七个人,还有一个同学就只能留下来继续等一会儿!等我们和其他接待处协商!情况就是这样了。你们自己商量一下,看谁留下吧!”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相信他们也应该听清楚了,就看他们做什么决定了。

    “女生优先,两位美女先上吧!”

    “我没有异议!”“同意!”“OK!”

    东方怡和另外一位女生先坐了进去!剩下的五个牲口相互看了看,很明显谁都不愿意成那个被留下的人。被别人抛弃一次,心灵已经受了伤害。难道还要被抛弃第二次吗?

    “你们走吧!我留下来等!”萧天鸣开口说道。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