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妈妈的美会让人疯狂】19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39   

                   第十九章
      这段视频一直持续到自动关闭,期间它就静静的存在于桌上,所有的起因,
    所有的罪证,只需要有个人去将之打开,很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但阴差阳错间,
    它最终存活了下来,并因此将这一切蒙上了层层诡异的迷雾……
      如果说先前我还在怀疑妈妈是否存在梦游的情况,如今基本可以断定这根本
    就是无中生有的东西,一个梦游者不可能对于自身刺激到那种程度还能保持沉睡,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这个结论从一开始起就朝着错误的方向推演,但自认为得了梦
    游症的妈妈,绝不会无的放失,聪明如她肯定是排除了许多外界因素才假定出这
    个结果。
      那么首先就能否决被人下药的可能,要知道市面上能使人睡眠的药无非就几
    种,比如有明显效果的三唑仑,又或者H网上广为流传的乖乖水(γ- 羟基丁酸)
    它们的确有让人失去意识,毫无反应的能耐,但同样的这些药依然携带着强烈的
    副作用,醒来后呕吐,晕眩,疲软无力,失去记忆之类的不可避免,对于一般人
    而言,可能会觉得是某天喝酒上头留下的后遗症,于妈妈而言,滴酒不沾、生活
    自律的她是完全不会出现的状况,所以只要有以上的病情出现,以她的严谨态度
    又怎么会察觉不出来,而且从目前的视频中已经可以看出,妈妈在睡梦中并不是
    完全的无动于衷,当身体隐私侵犯到一定量的时候,她本能的就会具有反抗情绪,
    甚至到了后面她还能慢慢的苏醒过来,这完全不像是服了药的人,我想妈妈一定
    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才会把自身不正常的行为归咎在梦游上面去。
      单从表面来看这的确没有任何问题,可问题的关键是他邱浩为什么敢肆无忌
    惮的猥亵,他难道就没有一点后顾之忧?
      实在是想不通,邱浩的自信到底是来自哪里,他仿佛是知道妈妈的底线一般,
    总能在合适的时机出现,一次可以说是巧合,那么两次三次呢?这还能用巧合来
    形容吗?就拿我个人来说,生活了那么久,也才在偶然的情况下碰到过妈妈所谓
    的梦游一次,但邱浩却能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连续都恰巧遇到,运气好也不
    是这么个好法吧,完全不符和常理。
      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邱浩如今掌控着一个遥控器,他能随时神不知鬼不觉的控
    制妈妈「梦游」一样,可这个设想就连我都觉得太他妈扯淡,又不是在演电视剧,
    哪来那些神神怪怪的事情。
      晃了晃脑袋,赶紧把不切实际的思想抛弃,当下我还是认为应该从邱浩的日
    记下手,毕竟记录的是他亲自做过的事,答案就在里面也说不定。
      然而意想不到是,日记的读取进度突然在此时就全部完成,既而生成一个内
    存非常小的视频。始料未及,我本以为相隔这么久,日记的存储量会相当惊人,
    没想到竟就这么完了,但同时我又暗暗松了口气,这说明妈妈很可能并没有遭受
    更多的侵犯,算是一桩好事吧。
      几乎我是怀着庆幸的心情点开了最后一篇日记,不过不知为何,伴随着灰暗
    的光线以及窸窣的响声,我的心就没来由的一紧,视频中的画面显然是被什么东
    西掩盖住了,只能从朦胧的影子中判断出是两个人交叠在了一起,没有清晰的真
    人影像,画面犹如清晨里的一场皮影戏,让人看了有种发狂的感觉。但耳边传来
    压抑的呻吟声却时刻提醒着我,在那看不清的地方,有让我痛心的事情发生了。
      「呃……啊……」绵长的酥麻拖音此起彼伏的从轻音中逐渐拔高,跟着「噗
    滋……噗滋」
      的水声像蜜缸里放入的棍子带着浓烈的粘稠感,且连续不断的被翻腾。两道
    模糊的影子纵横交错,仿若演绎着一出缠绵戏码,尤其是那时而僵直,时而无力
    摇晃的细长竖影,像天鹅般挺脖昂首长鸣,亦像柔媚,娇妍文静的睡莲。白光闪
    动,如渐渐掀起的盖头,突然一条性感的长腿穿插而过,接着猛然一划,那一幕
    的画面瞬间让人惊雷轰顶。
      刺眼的亮光照射在前方,将邱浩埋首在妈妈胯间的画面清晰记录了下来,只
    见全蕾丝花的连体黑丝紧贴在那具凹凸有致的身体表面,高叉泳装的款式极具视
    觉的展现出女人惹火的曲线和柔韧性,内部镂空其隐隐望见雪润肉体,三点轮廓
    包裹其中若隐若现。而两团高耸入云的硕大乳球在失去胸罩的束缚下,像脱缰的
    野马在衣服内肆意做着圆周运动,那左突右撞,高高跃起的弧度仿佛被液体胀满
    的水袋,鼓鼓囊囊的无处安放,再伴随上肢猛然挺起的姿势,顶的前胸用作遮掩
    的蕾丝花都绽放开来,甚至依然承受不住肉球的挤压,在衣服表面冒出两颗春笋
    般凸牙的形状。既而腰翘的抬起如同一座拱桥将胸部和臀部连接在一起,形成一
    副前凸后翘的诱人模样,并让妈妈三角区的布料随着黑丝紧度的拉伸,在其高叉
    裆部的耻丘处狠狠往上一提,将里面的私处包的更加鼓起。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妈妈此时的身姿尤为羞耻,她的整个下半身正
    被邱浩掌着腿弯向两边用力分开曲向自己,因而110cm的长腿呈M型的被迫
    朝天,完美角度的展示着女人下身的迷人景色。而那浑圆的臀部浮凸在半空,犹
    如两瓣肉桃般红粉娇嫩,肥硕又不失弹性,其臀型之完美只能用诱人来形容,用
    男人的话来讲,就是一个绝佳的炮架,仿若一撅一翘间都能勾走心魂的存在。可
    偏偏就在那臀缝的桃心处,总是被一颗脑袋疯狂地拱动着,并随着一根极其丑陋
    的舌苔在两腿交汇的地方舔舐,竟是将黑丝包裹住的神秘花园都舔的逐渐清晰。
      我永远忘不了,当妈妈兴奋到极点时脚趾朝天,面红耳赤的双唇微稀,永远
    忘不了邱浩长长舌尖从妈妈胯部黑丝中抽出的瞬间,那隔着衣物却在表面看清形
    状的阴唇中透过薄薄面料狂涌而出的一股股粘稠透明且沿着大腿内侧流下淫液的
    绯色画面。
      可以看出,妈妈即将来临的高潮让那张美到窒息的脸上渲上一抹无法抗拒的
    媚力,竟开始在她本就冷艳的气质中带着一点色情的味道。而邱浩就这样居高临
    下的望着那一刻的妈妈,双眼中燃着欲望的火焰,他激动的把那从毛毯里露出来
    的手机拿在手上,但他没有去开灯,只是将手机后视的灯光聚在妈妈下身,尤为
    特写的展示着妈妈那张开的大腿根部被蜜汁打湿的阴毛丛中,隐隐透着的一朵色
    泽鲜嫩,含苞待放,微微分开的花蕊。
      一瞬间,邱浩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几乎是生拉硬扯般从裤子拉链
    处拿出自己黝黑的阴茎,并迫不及待的对准那两片还在薄丝里的肉瓣冲了过去,
    至此马眼贴着黑丝,黑丝贴着阴唇,三者就这样以一个标准的男上女下的交配姿
    势另类的接触在一块。但那里的紧窄程度出奇的惊人,又加上穿着衣物,邱浩的
    阴茎并没有完成插入便打了个弯的一滑而过。
      不过妈妈私处的柔软触觉还是让邱浩舒爽的颤了颤,于是乎有点上瘾的他再
    次握着茎身抵着肉缝表面轻轻滑动了一下,竟就将馒头型的夹缝中一颗软软的小
    米粒悄然顶了出来,但邱浩仍觉得不满意,因为这一切的操作都有着黑丝的阻挡,
    对于触觉上来说肯定没有直接肉贴肉来的舒服,所以他便想着提着龟头挑开妈妈
    高叉黑丝的边缘,是以直接伸进去和妈妈的私处来个亲密接触。但可能思想里对
    于这个危险行为的下意识动作,邱浩还是保险起见的将镜头对准了妈妈面部用以
    确认她的睡眠情况,却就正巧拍到妈妈此时缓缓睁眼的画面。
      时间在这一刻起码停留了10秒钟,就听见视频中妈妈冰冷的声音乍响「滚!」
    然后所有的信号就这样突然被中断。
      震惊!震惊!震惊!我实在是找不到其他词语来形容现在的心情,这个一直
    以来让我担心的时刻,竟然就这样来临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妈妈其
    实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发觉了邱浩的猥亵行径,但她却隐忍着没去揭发他,继续
    让其住在家里,放任他对自己的侮辱行为,我觉得这显然不可能,妈妈是什么样
    的人我比谁都清楚,可这一幕又该怎么解释?
      团团的迷雾让我迫切的想要找到答案,既然事情都到了这一步,那么我觉得
    有必要让妈妈彻底看清邱浩的恶行,还有什么是比人赃俱获来的更有说服力,随
    即拿起电话向妈妈打了过去。
      但许久过后,电话始终没有人接听,如此看来妈妈这个点正忙于工作,无暇
    抽身也说不定,正准备放弃,「咕……」语音竟又接通了。
      「喂,瑾瑜有事吗」电话里传来妈妈疲惫的声音,我赶紧问道「妈,你怎么
    了,声音这么沙哑?」那边顿了半响才说道「邱浩出事了,正在医院抢救!」
      ……
      当我来到医院重症室的时候,距离邱浩抢救时间已过17个小时,期间经历
    了两次手术,好几次已经在鬼门关上徘徊,还好最后捡回条命。
      如今父母两个轮流照顾了邱浩一宿,早已精疲力尽,我提议让他们去吃点东
    西,他们出于对我的放心也没反对,看着他们貌合神离的背影,我总感觉在我住
    校的这段时间里,定是出了什么事。接着我又低头看了看全身被绷带裹成粽子的
    邱浩,重重叹出口气,据我得知,就在昨晚,邱浩在我家附近誓死与几个骚扰妈
    妈的混混肉搏,拼死保护下了妈妈,但他也身中9刀,生命危在旦夕。
      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邱浩为了博得妈妈好感所出的阴谋。
    但事实上又有谁会为了那缥缈的东西堵上自己的性命,看的出,要不是他命硬,
    那便是真的死了,所以现在我有点犹豫,要不要在这种时候公布他猥亵妈妈的视
    频,这并不是我同情他的状况,而是现在摊牌的话,他能受到的惩罚说不定会很
    轻,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要的可是让邱浩永远滚出这个家。
      一番思索后,我决定还是先探探妈妈的口风,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能容忍邱
    浩对她的行为。
      不料这个时候余光瞟到妈妈的手机还放在床头,想来他们还没有走远便赶紧
    追了出去,恰巧在楼梯的拐角处看到了他们的身影,不过两人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下楼去吃饭,而是徒然往更高的楼层走去,这就奇怪了,要知道重症室一般设在
    医院的最上面,再往上层那只能是天台,那他们两个想去干嘛?
      好奇心让我悄悄的跟在他们后面,当然我有特别注意自己的行踪,果不其然
    爸妈此时站在天台的围栏边,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论了起来。
      「实在搞不懂你为什么执意要让邱浩住你们公司的宿舍,他到底哪里惹到你
    了,哪怕他救了你,你也不让?」妈妈抿着嘴看了爸爸一眼「我有自己的考虑,
    这事你别管。」「不行!」
      爸爸火气有些大了,一步也不肯相让「今天要不说个所以然来,等邱浩康复
    了,我非要将他搬回来住不可,他是我弟弟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肉,我这个做大伯
    的不可能不照顾他,小洁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那么善良,为什么现在变的这般
    冷血。」「你……你……」妈妈气道「你难道不觉得自从邱浩来了后,我才出现
    这个梦游的吗?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会不会真的因他有关。」
      见爸爸低着头沉默在那里,妈妈才把最近的委屈都倾诉了出来「我有时会莫
    名其妙的开始做梦,梦着梦着就到了书房,要不就是工作的时候,我模糊的感觉
    身体好热,等我醒来总会有那种气味,但……但是我怎么可能自……自慰嘛,我
    ……」「够了!」爸爸这个时候声音猛然拔高「你就为了自己的欲望,把这种子
    虚乌有的罪名安在邱浩身上?本来我不想说的,是你逼我的。」
      说着,爸爸朝妈妈递来一部手机,指了指上面的截图「你自己看看,这些女
    性情趣用品是不是你下的单?老实回答我!」「我……我不知道,但我真不记得
    有买过呀」「那你的意思是我帮你买的?
      还是说被你以安排工作为由弄到你们公司宿舍去的邱浩?别说笑了,这些单
    可都是儿子和邱浩已经不在家住的情况下购买的,这还需要解释?「
      看得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妈妈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我总感觉每次见妈妈和爸爸吵架时她就根本没有那种女总裁姿态,反而有点像小
    女生一样。「混蛋,邱志诚你又私自翻看我手机!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呢。」
    「好好好,索性今天我们就把事情摊开来讲,你再看看这个!」爸爸冷哼一声,
    又指了几张图片道「看的到吗?这难道不是你买给他的,呵呵,好一个生日礼物
    啊,什么时候起,你苏煜洁会对别的男人这么关心?」「还有他为什么平白无故
    会把公司股份转让给你,为什么明明一直是你老板的身份,现在却说公司其实是
    你们两人最初就共同注资开的?你们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瞒着我做的!你说呀!」
    爸爸的话简直是越说越爆裂,甚至到了最后凶狠的盯着妈妈,仿佛只要她敢说出
    一句让他不高兴的话,下一秒就会一个耳光打上去。
      然而,妈妈凄美的面容慢慢抬起,眼泪瞬间成串的滴落,但她没有去擦拭,
    只是强忍着悲痛情绪望着爸爸,随即摇了摇头「你太让我失望了」说完,她举起
    自己的右手将腕关节处的手链取下,顿时莹白的手腕露出一抹暗红色痕迹,她伸
    到爸爸面前,平静的道「看到了吗……这条血痕是当初为了那件事划的,而今天,
    同样的话我再说一次,往后的日子你可以继续监视我,怀疑我,但你必须要知道
    我从来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你都是我唯一的男人,要
    是哪天不是?我会在这条血痕上狠狠抹下去,而这次我不再苟活。」
      ……
      回到病房,我浑身都开始发冷,刚才妈妈决然的话语让我感到无比害怕,以
    我对她的了解,她是那种说到做到的类型,如果哪天真有证据证明她不再清白,
    铁定会做出傻事。但同样的,听她语气似乎还真不知道邱浩对她做过类似的事情,
    可白纸黑字,视频为证,又是她亲眼所见,为什么让我觉得她并不知情。
      刹那间,一道刚才被我否决的想法疯狂袭上脑海,令我浑身一颤「如果,我
    是说如果他邱浩就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让妈妈梦游呢?那么以前误认为
    爸爸包庇邱浩删除了序六的文档,还是妈妈在书房无法感知邱浩回来的空挡,以
    及最近他对妈妈侵犯的状态,似乎所有的问题都能在这个假设上成立。」
      这时我猛然想到了什么,怪不得觉得哪里不对,如今我急切的想要去验证那
    个答案,回头看了眼病床上死气沉沉的邱浩,一咬牙便冲了出去,心里只有一个
    念头「管尼玛的死活,要是那个预感是真的,我会亲手送你下地狱……」
      「砰」许久后,我慌忙的打开宿舍的门,里面的舍友幸运的还没有回来,赶
    紧找来电脑输入密码打开程序,将序九视频拉到末尾,也就是妈妈忽然醒来的那
    一幕。那时她绝美的容颜上带着一点诱人的潮红,妖异的眼型像极了黑夜里的精
    灵之眼,漂亮,魅惑,让人沉醉,但就在那缓缓睁开的过程中,双眸却呈现出一
    种涣散,无神,没有灵魂的神色。
      那分明就不是正常人的状态,而是如同一具披着妈妈外壳的木偶……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