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黄色笑话
  • 最新排行

    张靓衣鸳梦重温短篇作者lc200148

    发布时间:2021-11-24 00:08:38   

      一阵喧哗声把张靓衣惊醒,睁开眼来,透过淡黄色窗帘,看到外面有淡淡的亮光,衣衣滚到床边,伸手拉开一些窗帘,明媚的阳光铺天盖地的涌了进来,迅速的钻进了房间的每一个物品里,这些物品立马变得生动起来

    ,隐隐散发出阳光的味道,想起昨夜的疯狂,衣衣不禁双颊布满红晕,抬头看到墙上的镜子,看到镜子里自己白皙脖颈的清晰吻痕,脸上的红晕一直蔓延,最后尽然蔓延到耳垂和脖颈,尽管以年到中年,但衣衣依然能称为一个美女,成熟性感的脸蛋

    ,妩媚的丹凤眼,一头酒红色的卷发铺满枕头,由于经常做瑜伽,身材依然保养得很好,修长的脖颈,由于没有生育过孩子,胸部依旧挺拔饱满,粉红色的乳头微微上翘,仿若少女的一般,腹部丰硕而又不显肥胖,仿若意大利索菲家族织出的雪白羊绒毛毯,紧致而密实,

    娇臀挺翘圆润,大腿丰硕小腿纤细,再加上那雪白温凉的肌肤,曾迷死了多少痴情男人,衣衣脑海回忆昨晚的那个人,尽是自己苦苦找了十几年的那个他,衣衣隐隐不敢相信,可是又看看床头柜上的狼牙项链,又在确信这一次是真的,

          提起那个他,其实他全名叫张近,衣衣和他的感情纠葛还是在十五年前,那是衣衣刚高中毕业,就到石城的姨姨那去学美发,由于刚来到城里,一切新奇又令人亢奋,但随着时间的推进,衣衣和店里的几位小姑娘也渐渐熟悉起来,而在他们的影响下,衣衣也渐渐变得时髦和亮丽起来,一次,同店的小美在晚上下班后,对衣衣说,

    今晚出去玩吗衣衣说:到哪小美说:想去就赶紧换衣服,衣衣犹豫了一下,也赶紧疏装打扮起来,当衣衣随小美来到一家饭店以后,小美才对衣衣说:今天是他表哥一个朋友的生日,衣衣听后赶紧说:你怎么不早说,我什么也没准备,小美提了提手里的手提袋,

    说:我已经准备好了,说吧就拉着衣衣来到一包厢门口,推门进去以后,屋里已经有三个男孩在座,除了小美的表哥小刚以外,其余两个衣衣一个也不认识,其中一个身材中等,脸盘圆圆的男孩站起身来说:我们的中原美女来了,怎么没穿的确良,小美撇了撇嘴,说:我哪敢得罪你呀,山东小哥不好惹,惹了冒人眼。众人听罢均哈哈大笑起来,那男孩脸微红了一下,

    就对着衣衣伸出手来,自我介绍到:你好,我叫张近,衣衣听着这醇厚的声音,又看到那温暖又戏谑得眼神,心中微微动了一下,但并没有伸出手来,你叫张近,我好像以前见过你,众人很同情的笑看着张近,张近脸色变了一下,说:我小的时候别人都说我像一个电影明星。衣衣装作很恍然的样子,奥,

    我想起来了,是像一个头上顶着葫芦的小孩。众人终于忍不住,哄堂大笑,张近也尴尬的笑笑说,对着小美说你的朋友都这么厉害,这是衣衣伸出自己的手,你好,我叫张靓衣,我也是中原人,张近脸红了一下,握住了衣衣的手,对不起,我和小美开完笑开习惯了,小刚这时也这时为缓和气氛,也赶紧说,这下大家都认识了,那就赶紧点菜吧。从那以后,张近就经常去找衣衣,并带衣衣出去玩,从不断的了解中,衣衣也渐渐发现张近也有很多优点,细心,有男子气,会体贴人,衣衣心里的那道防线慢慢退去,心里也慢慢开始接纳了张近。

           时间如沙般从指间流去,转眼已是冬去春来,娇娆的柳枝抽出嫩绿的枝叶,明媚的阳光倾洒而下,穿过细密的枝叶,在地面留下点点光斑,衣衣和张近的爱情也到了花开的时候,除了那最后一道防线,在一个晴朗的午后,

    衣衣请了假和张近去逛公园,衣衣此时穿一件黄色T恤,外套乳白色小外套,下穿蓝色牛仔裤,脚穿白色帆布鞋,小脸清秀而精致,疏一个马尾辫,露出光洁的额头,整个人散发出目眩神迷的青春气息,当两个人手牵手走在人行道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喊声,张近回头一看,

    脸色不由大变,一把推开了衣衣,衣衣一下坐在了旁边的沟渠里,这时一辆摩托车一下把张近撞飞,然后飞驰而去,衣衣当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后,一下扑在张近身边,一把把他抱在怀里,狠命的晃动张近的身体,并大声的唿喊张近的名字,这时张近睁开双眼,说道:别晃了,再晃就真挂了,衣衣脸一下红的,一把推开张近,说:死人,又骗我,张近哎呦叫了一声,说道:我的腿,我的腿,

    衣衣赶紧摸着张近的腿,说:怎么了哪疼?这时路人赶紧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说赶紧送医院,众人拦了一辆出租车,把张近和衣衣送到了最近的二医院,到医院以后,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最后诊断出来是右小腿骨裂,打完石膏住院治疗,衣衣开始忙碌起来,白天在美发店学美发,下午,炖好骨头汤来看张近,一天,衣衣伺候完张近吃完饭后,就陪着张近聊起天来,不想聊着聊着就过了十一点,

    衣衣一看就着急了,说要回去,张近赶紧抓住衣衣的手,说今晚就别回了,晚上陪我下象棋,衣衣说:那晚上我睡哪,张近赶紧往里挪了挪,说:这床那么大,我们两人足够睡下了,衣衣脸一下就红了,看了旁边病床上躺着睡着的一个老头,腆怪说:想得美,张近赶紧用哀求的口吻说:我晚上很没意思,今天就陪陪我吧,衣衣没有在说别的,只说到:你的象棋呢,张近赶紧从床头柜里拿出象棋,

    两人在床上下起象棋来,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当衣衣感到瞌睡的时候,一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衣衣打了一个哈欠,拍了拍粉嫩的小嘴,说道:我瞌睡了,我们睡吧,说完把象棋收了起来,又关掉了灯,脱下小外套和鞋子,钻进了被窝,张近赶紧也脱掉外衣钻进了被窝,这时屋里亦是漆黑一片,只有淡淡的月光从窗帘缝里洒进房里,使房里变的朦胧而暧昧,衣衣有点紧张的蜷缩着躺着,唿吸有点急促,

    张近伸出一只胳膊,轻轻的穿过衣衣的脖颈,把衣衣的面颊揽向自己,温软的嘴唇印在了衣衣的光洁额头上,衣衣也受到了感染,一把抱住了张近的腰,迷离的眼睛睁开看了一眼张近,又闭上,脸儿变得滚烫了起来,张近用左手抚摸着衣衣的头发,嘴唇滑过衣衣温软的的眼睛,凉凉的鼻梁,粉嫩的脸蛋,最后落在了那娇嫩的红唇上,少女嘴里的汁液甘甜芬芳,丁香小舌柔嫩灵巧,当舌尖彼此缠绕时,

    两人的灵魂好像彼此缠绕飘荡在温暖的月光里,就这样长醉不醒,吻了一会,张近火热的唇划过衣衣雪白尖翘的下颏,落在衣衣修长白嫩的脖颈上,衣衣感觉全身酥软,深怕自己坠入床下,双臂紧紧缠绕张近的脖颈,唿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张近的手轻抚着衣衣纤细柔韧的腰肢,

    感觉衣衣温凉滑腻的肌肤,张近下体不由有了感觉,下面紧贴衣衣丰硕柔韧的大腿,左手抚过衣衣妖娆的腰肢,越过滑嫩的背部,当那只大手到达那件小可爱的致命之处时,手指稍微在附近停留,就灵巧的解除了它们间的纠缠,张近的嘴唇又沿着衣衣的脖颈向下,把自己的脸埋向了那对高耸山峰,尽管隔着一层体桖,但张近依旧感觉到了它们惊人的弹性,鼻孔嘴里沁满了少女芬芳的体香,张近的情感又膨胀了一点,他已不满足于此,左手轻轻撩起衣衣的衣衫,衣衣好像一下惊醒,右手一把抓住张近的手,

    另一只手一把把张近推开了一点,然后用手指了指病房里另一张床上的一个老头,恳求的看着张近,张近把头凑近衣衣耳边,抓住衣衣的手放在自己的下边,轻轻地说道:我轻一点,亲爱的,然后又向那对山峰贴去,衣衣紧张及了,

    眼睛盯着病床上的老头,一边不由把被子又向上拉了又拉,直到盖到了自己的下颏,当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荷尖被那双火热的唇给裹住时,衣衣不禁全身战栗,眼神又迷离起来,终于不堪重负,又合了起来,少女的乳香沁满张近的胸腔,乳房坚挺饱满,乳晕娇柔滑嫩,乳头温软俏皮,她在于舌头的触碰间,

    不断变换着自己的形状,而那双火热的唇乐此不疲,不断侵扰着山峰的每一寸地方,衣衣紧紧的搂住张近的头,鼻尖唿吸不断急促,轻微的呻吟从嘴间飘出,当一串剧烈的咳矂从老头那床传出时,两人突然被点了穴位般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张近终于把头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紧张的看了一下老头的方向,一边坏坏的对着衣衣笑了一下,此时衣衣已把乳罩带子从新扣上,并把体桖拉了下来,

    她也冲张近笑了一下,然后狠狠一口咬在了张近的肩膀上,瞬间的剧痛,让张近立刻咬紧了牙冠,眼睛紧闭,那面像想当精彩。手臂上的青筋也爆了出来,衣衣咬完后立刻被转身子,把自己背部对住张近,张近在稍微好点以后,又把手臂环住衣衣的纤腰,但努力了几把后,再也没能摸上那对山峰,再说也确实累了,在对衣衣说了几句话没人搭理后,也就迷迷煳煳的睡了过去,当一阵喧嚣声把衣衣从梦中惊醒时,

    衣衣抬腕看了一下表,八点多了,刚想坐起来,就感觉到胸口压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张近的手,衣衣不禁又想起昨晚的尴尬事,脸儿又红了起来,她抓住那条手臂,狠狠拧了一下,只听一声大叫,那人像被火钳烫着了一般,一下就跳了起来,当看见旁边的妙人儿腆怒的眼神,脸上飞起的红晕,张近也明白了怎么回事,揉了揉手臂,一下环住爱人的纤腰,又躺了下去,衣衣见状,

    一把揪住张近的耳朵,又把揪了起来,并对着他的耳朵说:死人,快起来,医生马上要来查房了,说吧,衣衣赶紧起来穿上外套并下床打开来了一把轮椅,帮助张近穿上病号服,衣衣先从包里拿出洗漱用品,到洗漱间洗漱完毕,然后把张近扶到轮椅上,把他推到洗漱间,帮他洗漱完毕,当他们都弄完后,看了看病房里那个还躺在床上的老头一动不动,就悄悄的掩上门去食堂吃饭去了,可当他们吃完回来后,

    病房里的老头已经不在了,只有一个护士在换床单被套,张近坐在自己的床上,问:医生,王叔到哪去了,不会出院了吧护士看了他们一眼说:还出院呢,都到重症监护室去了,张近很惊讶问:不会吧,王叔不是只是骨质增生,怎么会到重症监护室,这个护士说道:

    不知怎么回式,,今天我们来查房,叫了他几声都没答应,刘医生赶紧检查,说是心跳都快没了,赶紧送重症监护室,刚才检查结果出来了,说是急性心梗,不知能不能抢救过来,当衣衣他们还在纳闷的时候,护士随后有嘟囔一声: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哎,这王叔当了一辈子干部,没想这退休了,碰上这事,说完就走了出去,当张近听完这些话正发愣时,突然腰间一阵剧痛,转头一看,只见衣衣圆睁杏目,俏脸通红的看着他,而她的一只粉手正拧着自己的腰上肉,张近一边扭着腰,一边叫着:老婆饶命,老婆我再也不敢了。

             炎热的夏天到来了,整个石城就像在火炉中一般,只有在夜晚来临时,人们才能感觉到夏天的美好,这天夜晚,衣衣和张近也相约来到一处夜市去玩,当两人再买了两件情侣衫后,心情大好的他们来到一处烤肉摊前,两人要了10串烤肉,

    10串烤心,在等的时候,旁边面肺子叫卖身吸引了衣衣的视线,衣衣最喜欢咸香爽口的回族小吃了,每次到夜市都要吃上一碗,张近看到衣衣的眼神和神态,就赶紧跑过去要了一碗,当一碗端过来时,衣衣在张近还在付钱时,就已经拿上筷子,大口的吃了起来,

    衣衣别看平时挺淑女的,可唯独吃这东西时,那淑女样是荡然无存,甚至天上下雷雨她也要吃完,张近不太喜欢吃这种动物内脏做的吃的,他就给自己要了一碗刀削面,当张近与衣衣吃到一半的时候,烤肉也好了张近赶紧吃完面,就吃起烤肉来,衣衣因为害怕脸上长痘痘,吃了几串就又吃起他的面肺子来,这时一位带棒球帽的小姑娘走到他们面前,说道:这位大哥要啤酒吗张近说有奖励么小姑娘笑着说,这是燕京啤酒刚开始在我们我们这上市,瓶盖上有奖,

    能中多少看你的运气了,张近一听眼前一亮,就说:那先来五瓶吧,衣衣一听就说:你能喝那摩多吗,张近一听,坏坏的笑着说:那你帮我喝一点,衣衣一听就说:那我就喝一瓶,不一会,啤酒就拿来;了,结果刚打开两瓶,就有一瓶的瓶盖上印着再来一瓶,张近高兴坏了,就喝衣衣边吃边聊了起来,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啤酒中,张近他们居然又中了两瓶,

    当他们打开这三瓶后,居然又中了两瓶,衣衣也很高兴,也又帮张近喝了两瓶,当他们喝完这些啤酒后,两人已经都有些微醉了,这时两人服了帐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他们:你们到哪衣衣此时也有些迷煳,张近看了一眼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搂着衣衣柔软身子,一股热气直袭下身,

            就对司机说去上海路,当到达张近的单位后,衣衣还是没醒,张近把衣衣背到宿舍,正好今天是星期六,宿舍里的另外一个人,回家去了,张近把衣衣放到床上,看着衣衣娇艳布满红霞的脸儿,仿佛能滴出水,高耸不断起伏的酥胸,那少女的特有的幽香和啤酒的麦芽香混合在一起,直冲张近的鼻孔,张近不禁伸出狼爪,伸向那对挺拔的山峰,

    蹂躏起来,刚摸了一会,只听啪的一声,脸上一疼,张近赶进跳了起来,只见衣衣圆睁双眼,说:死色狼,你都揉了半天了,有完没完,我要睡了,过来帮我脱衣服,张近一听高兴坏了,赶进坐到床边,手忙脚乱的帮衣衣脱下了外套和裤子,当衣衣身上只剩下白色胸罩

    和白色小内裤时,张近眼不禁都直了,少女的身体散发出醉人的青春光泽,脖颈修长光润,没有一丝皱纹,香肩浑圆,胸部饱满挺翘,在那布料托举下,露出一条白嫩迷人的沟壑,腹部光滑平坦结实,迷人的肚脐就像白色羊绒毯毯上镶嵌的钻石,白色的小内裤刚好包裹住那迷人的三角区,不过刚好显出衣衣妖娆的腰肢和挺翘浑圆的娇臀,两腿白嫩修长笔直,没有一丝破坏美感的痣或疤痕,正当张近看的目瞪口呆之时,衣衣又瞪了他一眼说:还不赶快给我盖被子,张近赶紧上前,把被子盖到衣衣的身上,当张近也脱掉衣服钻进被窝时候,

    衣衣已经把自己的胸罩给脱了下来,张近把衣衣搂在怀里,感受着衣衣身上的柔软与滑腻,一双火热的唇噙住衣衣的殷桃小口,两人的激情被彻底点燃,两双唇彼此追逐,两具火热身体彼此缠绕,很快当两人都赤身相对时,衣衣一把抓住那坚挺火热的尘根,

    喘息着说:你以后若负了我,我一定要把它剪下来,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张近愣了一下,深情的看这衣衣:我张近对天发誓,我若负了衣衣,叫我不得好死。衣衣赶紧捂住张近的嘴:

    我不叫你死,我叫你永远爱我,张近紧紧的看着衣衣双眼:一定,同时,下体一沉,就感觉突破了一层膜,进入了一个紧窄火热的所在,衣衣一声大叫,一手紧紧搂住张近腰,另一只手紧紧按住张近的屁股,叫他不准乱动,张近知道衣衣是第一次,就一边轻抚着女人的胸前粉肉,一边亲吻柔软双唇,过了一会,当衣衣开始回应的时候,张近臀部也开始轻轻抽动,手指轻轻拨动那娇嫩乳头,

    当那乳头开始慢慢变大时,衣衣小嘴里发出娇媚呻吟,张近也忍不住开始大力冲杀起来。衣衣只觉着一个火热坚硬的东西塞满了自己的下体,而随着那东西的蠕动,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自己的毛孔都要张开了一样,而随着那东西的频率的加剧,

    那毛孔更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说不出的舒畅,衣衣小嘴咬住枕巾,极力忍住那畅快的感觉,当那东西越来越热越来越烫的时候,衣衣终于忍不住,嘴里发出妩媚的低吟,那东西简直太厉害了,火热的顶部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次次顶住自己的花心,那种酥麻的感觉,直达心里,

          因为都是因为都是第一次,当张近忍不住把自己的子孙精华全部射出的时候,衣衣也一阵颤动,娇媚的小嘴里发出欢畅的歌声,一夜里少不了你侬我侬,海誓山盟,从那以后,衣衣和张近就正式住到了一起,那种幸福的甜蜜,把两人的心里都装的满满的,

    但好景不长,在02年的时间里,正是传销风行全国的日子里,张近听一个朋友的鼓动,辞了工作,到广西去挣大钱,临走前,

    衣衣把自己护身符,一枚狼牙送给了张近,结果一去不复返,衣衣等的不耐烦,就去找他,结果都是无功而返,当衣衣绝望的时候,就听从家人的话,找了一个男人嫁了,最后终因衣衣没有感觉,而又离婚,之后又找了几个,终于不了了之,直到今年,衣衣在找人网上,

    发现一个找人的帖子,那要找的人赫然便是自己,衣衣先是震惊,后是愤怒,直接下了线,可之后,衣衣便夜夜不能昧,直到有一天,衣衣在知音杂志上看到一句话:当爱一个人时,不仅要包容他的缺点与优点,而且在他伤害了自己时,却依然爱他,这句话衣衣思考了两天,

    终于在一个星期6的下午,拨通了张近的电话,当衣衣再见到张近的时候,看到那温暖的眼神,醇厚的声音,这些年所受的委屈一下子云消雾散,两人在张近的办公室聊了一下午,晚上两人又一起吃的饭,在张近的提议下,两人还喝了一瓶干红,当两人都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张近要求送衣衣回家,衣衣此时也春心荡漾起来,很高兴的答应了,当晚,当两人又鸳梦重温的时候,衣衣感觉两人又回到了初恋。

        衣衣在床上正在甜蜜的回忆时,突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衣衣赶紧披上睡衣,跑到茶几上拿起电话,当喂了一声以后,只见那熟悉醇厚的声音响起:是我,我今晚下班晚一点,我们是出去吃还是在家吃,衣

    衣一听,满心的甜蜜,回到:没事,我等你,不要到外面吃了,我今天做你最喜欢吃的麻辣鱼,好不好电话那头回到:好,那就辛苦你了,衣衣一听唺到:你知道就好,看你以后还敢乱跑----。两人褒了一会电话粥,就挂了电话,衣衣赶紧跳起来打开窗户,清新的空气铺天盖地的拥了进来,衣衣深深的吸了一口,感觉满心的甜蜜,是的得赶紧起床了,收拾房子,邋遢的家是他所不喜欢的,不一会,房子里就响起欢快的歌声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